廉价的恩典

廉价恩典是教会致命的仇敌。

今日我们得为昂贵的恩典而战。

廉价恩典像把恩典拿到旧货摊上贱卖。

廉价恩典就是传扬不须悔改的饶恕之道,

传讲不须遵守教会纪律的受浸之道,

传讲不须认罪的擘饼仪式,

传讲不须个人忏悔的赦罪之道。

廉价恩典就是不须要作门徒的恩典,

是缺了十字架的恩典,

是没有复活和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之恩典。

阅读全文

沉迷上瘾不自觉

罗杰今年二十六了,打他高中毕业之后,换过无数的工作,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角色,及合适的社会归属地位,在这期间他也断断续续地上过社区大学,试图完成学业,无奈一事无成。罗杰的问题出在就是没有办法在某一件事上长时间的集中注意,不用多久,就会被一股强烈的性需求给霸占了。那股力量之强烈已经影响到他的日常生活,茶饭不思,连最不花大脑的起码工作都不能作,结果当然是不断的被炒鱿鱼。这样一来罗杰可就没多大的指望了,而被迫向专家求助。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外表毫无迹象,不像是贴了卷标一样,一眼识透,另一方面在他的工作场所也没有特殊的不同,只是一开始讲他的问题时,一幅清晰性冲动的图像就显现了出来,连自己都从来没有想到过。

阅读全文

妈妈:家庭工程师

我的妻子雪莉在滑雪时摔伤了腿,因此她的那部分家务活儿,包括照顾小瑞安的饮食起居就责无旁贷地落到了我的肩上。我的确为有这样的机会而感到荣幸,事实上,在这段非常时期,我也学到了很多。我明白了篱笆墙外边的草未必更绿,不仅不会更绿,甚至,那些草还不可以吃!

在我开始全职保姆工作第一天早上,瑞安就让我领教了“为母之道”的游戏规则。清晨六点钟,我被一阵号叫声吵醒。我睡眼惺忪地凭着感觉从我的房间摸向瑞安的房间。与此同时,他始终在歇斯底里地尖叫(那种声音听起来就像手指甲在黑板上划擦,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就在我摸到他的房间门口推开房门的一剎那,尖叫声戛然而止,接着听见一个甜美愉快的声音问道:“早餐准备好了吗?”我只得回答,“我正忙着呢,马上就好!”

阅读全文

爱的进行式

第一篇:对同性恋子女的教导

对父母而言,家里有同性恋的子女带给他们的痛苦远甚于其它问题的冲击。我们协谈过许多父母,子女有别于常人的性倾向彻底击垮了他们的希望。为数不少的不彰,因为他们只想孩子一夕改变,并不愿真正了解问题的症结。

我们的目的无他,只是希望确实帮助父母能从了解的角度处理子女同性恋的问题,借着更多良性的互动,达到实际的效果。

同性恋不再是个人单一的问题,而是整个家庭需正视的问题。往往父母感到最困难去爱的却也同时是孩子最迫切需要的,那种爱是父母给得起也必需给的爱。

阅读全文

爱的教育

开学的第一天,汤老师对班上五年级的小朋友撒了一个谎。她说她绝不对任何小朋友有所偏心。事实上,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歪歪斜斜坐在前排的,是个名叫史泰德的小男孩……

泰德四年级的时候,汤老师便注意到他了。泰德老和其它孩子玩不来,衣服脏脏绉绉地,好像也从来没洗过澡似的,泰德实在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孩子。汤老师只要一看到史泰德的作业,几乎可以闭上眼睛,想也不用想地打个大“×”,然后画上一个大“F”(不及格)记号。

阅读全文

艾歌尼斯生日快乐!

坎坡罗(Tony Campolo)有次讲道,分享他在檀香山作营会讲员时所发生的一件事。他因为是从费城飞到檀香山(两地时差6个小时),所以大 清早三点多钟肚子就饿了,既然睡不着觉,就到旅馆附近找饭店吃早餐。在这种时刻,哪会有店面还在营业?最后,在一条小巷子底他找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店名叫“烧烤与雅座”。

他走进去以后,发现里面并没有其它客人,地方也不很干净,唯一的“雅座”就是柜台。坐在柜台旁,望着油乎乎的菜单,他不敢去碰,生怕一打开菜单,里面会钻出一只蟑螂虫什么的。穿着脏兮兮围裙的胖老板赶忙走过来,他没刮胡子,手上叼根雪茄,不耐烦地问他:“你要什么?”

阅读全文

化人生阻力为助力──班·卡森医师的故事

有些人,只要看他一眼,就会留给你难以磨灭的印象,班·卡森医师就是这样子的人。头一次注意到他,是在一个基督教电视节目中,他应邀上台做见证。他那世界闻名的脑神经外科傲人资历,得到许多著名奖章,以及无数荣誉学位,固然令人印象深刻,再加上他是黑人,更显特别;然而,在这节目中,最令我难忘的,却是他那温和、充满善意的眼神。

阅读全文

147只麋鹿教我学会的祷告

作家曼宁(Brennan Manning)每一年要举办好几次的避静退修营。有一回,他告诉我,采纳他这种静修式的调养配方的,没有一个学员不说他听到上帝向他说话了。半好奇、半怀疑的,我也报名一梯次五天的退修营。每一日,每位学员要跟曼宁晤面一小时,他会把当天要默想及灵修的功课发给我们。大伙儿有每日一起崇拜的时段,都由曼宁主讲。此外,所有其它的时间都让学员自由运用。除了一项要求:每天祷告两小时。

阅读全文

《走出同性恋的泥沼》作者答问

小白石弟兄曾经写过一篇见证:《走出同性恋的泥沼》,在活水等网站上面刊登后,使很多挣扎中的弟兄姐妹得到帮助,作者也收到很多来信,他借活水网站作以下答复和回应:

1.你战胜情欲了吗?

很多弟兄有疑惑,问:你真的走出来了么?你真的战胜情欲了么?你心里面一点邪情杂念都没有了么?

阅读全文

走出同性恋的泥沼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出生在中部的一个小县城。当我还是一个7、8岁的小孩子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有些地方异于常人。在看电视的时候,别人都对漂亮的女孩子评头论足,可我却只喜欢看那些长得漂亮的男生。

大概是在13岁,青春期到来之时,我就染上了手淫的恶习。初高中那段时间,班上和学校里的漂亮男孩子,我都心里想跟他们亲近,然而由于自己性格内向羞怯,反而越发不敢跟他们交往,怕自己的秘密被发现。很多时候,我都对他们有一些情欲的想法。

大学期间,通过互联网络,我知道了很多同性恋网站,开始在上面看小说。这些小说里面往往有很多色情描写。终于大二的时候,我开始网上交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