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反叛?

1940年11月14日晚上,德军轰炸英国高云地利市。壮丽的圣米迦勒大教堂在7时40分被燃烧弹击中。晚上11时,这座建于1373年的教堂付之一炬。市民只能束手旁观。一位旁观者记录了当时的情景:“全幢建筑物变成一团大火球,横梁木头横七竖八地堆在一起,不断冒出绿色的浓烟。烟雾背后,管风琴的火烧得很旺盛,它自从韩德尔在上次演奏以来,就一直享誉世界。”今天,这座显赫一时的大教堂只剩下外墙和一座三百尺高的尖塔。我们的情况——或是“人类的情况”——在很多方面都有点像破落的大教堂、皇宫或堡垒:庄严高贵痕迹明显可见,但废毁程度却使它无法发挥本来的用途,必须进行庞大的翻修。面对荒凉的遗迹,心灵敏锐者深有感触,黯然神伤。俯瞰留在地上的图则,叫人想起这座大教堂的原貌是多么有气势,结构多美丽,用处何其多,但一切都已失去。

从信心的角度来看,每个人的情况正是如此。其分别只在于有些人已经靠着耶稣基督的恩典,开始了重建工程。其余的因为未曾相信,所以尚未“进入生命中”(in the life)。

我们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强调,人必须承认原罪所造成的破坏,令我们深受其害,痛苦万分,才会恰当地珍惜救主的好消息。只有他能救我们脱离罪行的权势和疚责:罪行乃是与生俱来之罪性的表达。伯兰丁加(Cornelius Plantinga Jr.)说:“基督的教会(包括近来流行的寻道者聚会)若是把罪致命的实况加以忽略、美化和掩饰,就是隔断福音的命脉。再清楚不过的真理是,若不全面揭露罪的真貌,恩典的福音就沦为无关痛痒、不切实际、索然无味的东西。”

坏消息

耶稣基督的福音是最坏消息之后的最好消息。坏消息就是全人类自成胎之日起,都是令神讨厌的。人在自然状况之下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切动机,都不能让神得享满足纯净的喜悦。神对公义的要求所能做的,就是叫人永远被唾弃,永远离开他。惟有神的怜悯可以叫众人晋身与神契合的关系。怜悯断非公义。基督徒比别人更清楚,神施行公义,即是叫人人都受咒诅、下地狱。

为什么?因为人人都有一颗骄傲、不信、鲁莽、贪婪、自私的心。我们为取悦自己而活,暗自把神拒诸千里之外。我们自我中心。我们反对神的态度催使我们同时扮演神、利用神、欺骗神、敌挡神。我们对爱、真理、崇敬、诚实、品格、公义漠不关心,无动于衷,以致在实际行动上常有偏差。换言之,我们因着原罪的事实与结果,该受咒诅。天主教、更正教对原罪的看法和讲法都是师承奥古斯丁的。

对于“原罪”一词,较有代表性的分析见于圣公会信条(1563年)第九条,论“原罪或与生俱来的罪”一栏。

原罪……就是人本性上的瑕疵和腐败,是亚当后裔与生俱来的;故此,人与原来的义远若天涯,按着本性倾向行恶,肉体常贪慕与圣灵相违的事;所以凡生在世上的人当受神的震怒与咒诅……信而受洗者虽不再定罪,然而使徒承认,人的情欲中仍蕴藏着罪性。

这种普适性的固执叫我们偏行己路。我行我素的情形,乃是原罪本能的结果。

原罪是个谜。其中涉及的远超人所能理解,亦可能包括神向我们隐藏的,或者两样都有。诚然,创世记三章记述人犯罪时的愚拙、不满、忘恩、无情、不敬、不信、傲慢,实在是不可理喻的。保罗认定所有人都与亚当站在同一阵线上受咒诅、受着罪与死的辖制(参罗5:12,20-21; 林前15:22),但他却没有引申其中的因由。充其量我们只能说原罪乃是人皆有之,却又非人所能完全明白的逆变。

承认了原罪是个谜以后,我们反而豁然开朗,因为,惟有认识原罪,才能认识人,包括自己和别人的行为。有了这知识,我们开始对人的一切有了最深层的了解。蓝伯纳(Bernard Ramm)说:“若没有罪的教义,便永远无法参透人间的生活和历史;这教义仿如一柱光芒,照亮了个人的存在、社会的存在、历史的进程。它们赋予的透视力断非世上任何宗教与哲学所能提供的。”混杂着自负、嫉妒、不负责任等成分的道德与关系瑕疵,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找得到,原罪的教义叫我们明白人为何如此,也叫我们看见自己所过的生活,以及在别人身上所见的,原非造物主所欲看见的。

切斯特顿说,原罪的教义乃是可以在任何时刻、任何地方被验证的基督教真理。诚哉斯言,人的族类败坏到极点,人心絮乱、人情失序、人人失控。敬拜造物主的冲动原是神造人的时候赐予人的。可是人把这种冲动的用途改变了,唯独不敬拜真神(保罗有关这方面的讨论,见于徒14:15-17,17:26-30; 罗1:21-25)。

据说有一位主教的儿子曾经扬言:“我一定要有信仰,只是绝非家父的那一种。”同样,人总渴求膜拜某个对象,只是我们宁愿选择自己设计的宗教,也不愿崇敬我们的造物主。当然任何宗教总有可取的真理,所有宗教不管多模糊,也察觉人是脱了臼,总要提供现世及来世的救法,脱离目前的状况。但只有耶稣基督的福音能够指出原罪的问题——从依然故我的心衍生出来的逆性,就是以我为重的行为,这正是人类困局的核心。

面对圣经论到罪的教训时,我们最好提醒自己,作者不是以学术专家的身份发言,而是以领受神所启示的真理、作神忠心受托人的身份发言。他们借着神的话照亮路途,在黑暗中安然往前行(参诗119:105)。他们的著作记述和分析了借着亮光清晰地看见的事物。我们发现,他们将与神有关的实况向我们说明了,并非为了满足现代人的好奇心,乃是为了唤醒我们看见罪中的苦况,又指示我们如何踏上神赐洪恩,为我们铺设得救之路。

因此,圣经作者们始终如一地围绕着人性可悲的扭曲来发言。人背叛神是真实又自然的(而且多不为人察觉),正如呼吸一样。我们以逃避或怀疑的态度说,真有此可能么?圣经断然说,不但真有可能,而且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们现代人最好接受圣经的结论,即如从前的基督教社会一样。

可笑的是,现代西方世界在新野蛮主义面前兵败如山倒,甚至超乎最可怕的噩梦(种族清洗、大屠杀、集体轮奸、虐待同胞、有组织犯罪等),心理学家、教育学家、社会理论家、舆论家仍不遗余力地向我们保证,原罪只是一个令人神经质的神话,避之则吉。事实当前依然大放阙词,可说是认知失调的典范!英皇詹姆斯一世曾以神学家自居,试图证明绝对君主制合乎圣经的教义。结果他在当时被称为基督教世界最聪明的笨蛋。现代的西方人,一面自诩为缔结全球大同群体的策略家,一面否认原罪的事实,也许堪称古往今来最聪明的笨蛋。

原罪的教义其实是极度凄惨的悲剧宣言。真正的悲剧就是邪恶得胜、智慧荡然无存、美善尊贵遭受践踏、伟大的潜质完全被糟蹋。受造时,美善、智慧、喜乐、尊贵如天仙的人,变成扭曲畸型、故意与神的主权为敌的叛徒,这是悲剧。他们不断重蹈覆辙,堕在嫉妒、仇恨、自高、狂傲、自私、无情及破坏的罪坑里,终日与不满、挫败、绝望为伍。他们凭经验知道,不管在人前如何装模作样,骨子里却完全无力改变,这是现实生活的悲剧。这是我们的悲剧,你和我都有份儿。

在神学上,这里所讨论的乃是神的形象在我们里面如何受到损毁。我们必需按照这个规范好好想通这事。神创造人,本是照自己形象造的,叫人为万物之冠——生养众多、统治大地、尽享丰饶;所行的一切,全是感恩图报,与造物主契合的表现。这是创世记一章26至29节一再强调的。形象是指什么?自古以来各有不同的重点。有人注重人的理性,指出人有思考、记忆、计划的能力。有人注重人的关系力,指出人有能力去互爱,即如神与我们互爱一样。也有人注重统治力,指出别的受造物尽在人的治权之下。甚至有人争论说,形象的基本思想旨在说出人是神的副手,负责统治和管理神的世界,又或是作个生活圣洁、行为正直的人,正如神一样。创世记一章1至25节为上述观点提供了基础。明智之举莫如集其大成,将本质、关系上、功能上的特征集合起来,即看见人的本来尊严,清清楚楚显示了人是拥有神的形象的。

失聪的人

原罪绝非戏言。以下一个突兀的故事或许可以说明我们受影响之深。

精神科医生面对着自以为已死的病人。费了许多小时的唇舌,医生想出一个必然奏效、万无一失的方法。他叫病人看医书,特别叫他看死人不流血一段。病人照办。过了几天,两人再见面。

“你看了我借给你的书,学到什么?”医生问。

“我完全相信,”病人说:“死人不流血,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

医生听了,马上拿针扎了病人一下,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血流出来。“天哪!”病人大喊:“原来死人真的会流血!”

今日的人有点像那病人,只是倒过来而已,我们与他一样陷在否认事实的状态里。我们以为自己是活的,其实在灵性上是死的。但我们断然拒绝接受相反的见证,有几个原因:

第一,我们没有自知之明。基督降生之前,希腊人早已抓住了“识己”作为知识之钥。可是识己大计累倒了希腊人,今日也照样累了我们。尽管现代小说家和心理治疗师拼命削刮我们的心灵,事实上,我们对自己的认识依然少得可怜。我们知道也会解释我们的目标和步骤,动机则不然。我们惯于自欺,自以为知道为何有这行动,但我们结果一错再错。

我们内心深处(即是犹太无神论者佛洛依德所谓盲目冲动的欲力,亦即圣经所指非肉身的心)的情况如何,我们并不知道,而且也无法知道。巴斯噶说:“心有其理,非理所知。”1993年,伍迪艾伦(Woody Allen)在庭上就他与米亚法萝女儿的事答辩,竟然说出巴斯噶同样的话(我相信他不是刻意的)。

心理治疗有时候可以把深藏在记忆里的往事挖出来,找出今日病态情绪及怪诞行径的成因。然而,人心抗拒神主权的倾向却是与生俱来,恒久不变,远非心理治疗所能触及的。无怪乎我们这些其实颇不认识自己的人,最初看见上文的描述时竟然认不出自己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受着罪恶怂恿的。未曾蒙光照悔改的人,极少会察觉自己心里藏有抗拒神的心理。耶利米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耶17:9)可是,自古以来,人皆以为有自知之明。事实上,堕落的人对自己所知根本极为有限。

第二,人缺乏自我评估的道德和灵性标准。我们衡量身体健康方面的成就极为出色,可是一谈到量度道德心灵健康时,却茫无头绪,不知所措。在过去,西方人曾经把圣经奉为圭臬,为道德是非的标准与规范。姑勿论人们有没有遵从基督教道德标准而活,最低限度他们知道是非黑白。可是,今日的人轻视圣经,高举道德相对主义,若有人提到绝对的对错,必招人白眼,被视为鼓吹排斥别人的思想。

我们的社会愈来愈多部落式的道德标准,各有各的族人(宗教的、专业的、体育界或其他的)支持。他们所看重的是侪辈的意见,以及族中的榜样。潮流文化一味追求娱乐和放纵自己,认真讲求道德标准难免要有所折让了。

普罗大众对于满足一己之欲的底线(若有的话),毫无把握;对于为别人的福利当负的责任(若需要的话),亦毫不清楚。世俗的自我崇拜辅以度身订造的自助服务,已经变成当代宗教了。要在堕落的世界上持定道德的远景和标准,向来都不是容易的事。今天,后现代、后基督教思想大受欢迎,舆论家对传统基督教信仰大加伐挞。在这时候,要有所坚持就更加困难。无怪乎现代西方社会普遍不信原罪,纵使每日所见所闻正好显示,倘若这教义是真的,世事也尽在意料中了。

第三,前述的两项事实带来一个直接的后果:自我中心不再被视作道德的瑕疵。“我行我素”在一个随伙而行的社会中反而代表了个人的性格和创意,但其实却是心受罪恶操控的表面症兆。罪有如癌变,踪迹难寻,不易辨认。但我行我素与其说是活力与美德,不如说是抗拒外在权威的表现,更具体的说,乃是反对神的权威。

圣公会教友乐于讲这一则笑话。牧师走到讲台上,轻拍扩音器,听不到声音,他悄声说:“Oh Lord,something’s wrong with you.”岂料扩音器没有坏,会众都听到他所说的,但因为习以为常,就当作牧师是说:“The Lord be with you”,于是他们也自然地齐声回应:“And also with you。”这个笑话道出一番严肃的道理。在神面前人人都不对劲,神职人员、信徒、非信徒都没有分别。堕落的心高举自己,轻视神,炫耀自己,排挤神,自举为神。我们都患上原罪癌。基督徒有生之年都要提高警觉,奋战到底。

反叛一族

上文所说的一切旨在清除现代人思想上的矮树丛,以致我们可以听到圣经如何论到我们的罪,如何叫我们看见自己是罪人。圣经指出罪的本质是叛逆,这正是人的真相。

1、罪是反叛

希伯来文旧约和希腊文新约圣经论罪的词汇非常丰富,与罪有关的字词都是涉及人与神的关系,并指出人的行为有罪与否全在乎神的看法(神对人的判语包括:坏、残忍、不忠、邪恶、无用、麻木)。有些词语含有刻意不去行善、偏离正轨、不符标准之意。另外一些字词表示罪疚、污秽、在神面前不能蒙悦纳、需要被神判刑。也有一些词语带有主动反叛——释经者公认圣经论罪以这个意思最为清晰、强烈、透彻、广泛。以利户指着受苦的约伯说了不公平的话:“他在罪中又加悖逆……用许多言语轻慢神。”(伯34:37)清教徒称刻意轻慢抗命为罪的“恶化”,愈变愈坏。反叛就是恶化到极点、最该责斥、最严重的罪。

不论天上人间,任何处境中的反叛,都有下列五个因素:

  • 有权威的在上者,要求下属效忠、服从、守信、听命。
  • 反叛——长期抗命,拒绝合作。
  • 坚决自定前程,完全不把受拒的上级放在眼内。
  • 假设独断独行就是真自由。
  • 反叛失败必招刑罚。在上级看来,反叛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在旧约历史中,以色列人不断背弃神,也不断遭受神的责罚。神一再降灾,叫掳掠、饥荒、困苦临到走歪路的百姓,希望他们灵性苏醒。以赛亚预言的头一章就是一例。在这里,神对以色列人说:

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他们竟悖逆我……他们离弃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与他生疏,往后退步。你们为什么屡次悖逆,还要受责打么……你们的地上已经荒凉,你们的城邑被火焚毁……你们若甘心听从,必吃地上的美物;若不听从,反倒悖逆,必被刀剑吞灭……

你的长官居心悖逆,与盗贼作伴,各都喜爱贿赂,追求赃私……悖逆的和犯罪的,必一同败亡,离弃耶和华的,必致消灭。(赛1:2,4-5,7,19-20,23,28)

先知们将反叛定性为背约、亵渎、拜偶像,不公、残酷、罪行、背道;不惮其烦地宣告神的忿怒,警告悖逆的人即将受神审判。从这个观点看,神借着以赛亚所说的话,是甚为典型的。

新约圣经让我们从主耶稣基督身上看见向神守约是:完全无私、以神以人为重。我们若要知道神怎样看我们,就必须以耶稣为量度的标准。假如我们没有恒常地尽心、尽性、尽力像耶稣一样爱神,也没有像耶稣所说的撒玛利亚人那样行善助人,我们就达不到他的标准,我们就是罪人。假若我们坦白面对自己,承认耶稣那样彻底敬拜、服侍的人生对我们并不吸引,我们也就暴露了自己内心的真相:我们是背叛神的人。

2、全人类的背叛

除了藉着重生,有了新生命,内心蒙神改变的人之外,全人类与生俱来都是背叛神的。这是保罗在罗马书清楚的教训。

罗马书主题是神的义。书中的论述显示,保罗以“义”代表神如何凭着公平、信实、慈爱,将“称义之恩”(宽恕与接纳)赐给所有信靠耶稣基督的人(参1:7,3:21-26,5:17,10:3-4)。神藉着福音昭示了这义。好消息就是我们因信基督领受了神所应许的盼望、新生命,及活出基督德行的能力,正如福音所宣告的一样。领受了神称义之恩的人都得庆新生,享有以称义为起点、以终极救恩为终点与神和好的关系。这是永生(罗1:16-17),是罗马书阐明的主旨。

罗马书的论述段落分明,第一段是一章18节至三章20节,说明世人全都需要义。保罗尖锐地批评外邦人和犹太人生活的实况,指出当末日审判时,每一个人必然照着他的往绩受“忿怒恼恨……患难困苦”的报应(罗2:8- 9),不多也不少。保罗说:“犹太人和外邦人,都在罪恶之下,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3:9-12)还有,“我们晓得律法上的话,都是对律法以下之人说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3:19-20)。

值得留意的是,三章9节、五章20至21节,及第六、七章等经文,都把罪赋予人格化,看罪是一股操纵人的力量,所向无敌。惟有与基督一同复活的人,才可以把它赶下宝座。堕落了的人性照着天然的力量,完全无法满足神对义的要求,无论是恪守神成文的律法或是顺从与生俱来的良知(见2:12-15)都无能为力。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保罗的第二大段(3:21-5:21)向世人宣告了称义之恩,基督的赎罪牺牲为其法理基础(3:21-26),信心为其领受渠道(四章),确实的盼望为其果实(5:1-11)。亚当的罪造成了我们对义的需求,基督的顺服正好将亚当所行的反转过来,代我们把义找回来(5:12-21)。

我们要注意这一段经文基本上不是要强调我们都犯了罪(罗马书一开始已交代了这一点)。这里所强调的是,人类的两大代表——亚当和基督——所行的,已经决定了神怎样看待被他定为与亚当和基督相连的人。许多时候,读者抓不紧这个重点,因为保罗在五章12节的文句较为紊乱。他说:“这就如罪是从一人人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然后就停在那里,没有完成这句子。

因此,不少人误以为“众人都犯了罪”必定是指实际的、个人的过犯。这是不足为奇的。可是,这是不合行文思路的,“众人都犯了罪”的意思可以借用以下例子来阐明:总统向敌国宣战,全国都投入战争中,因为他代表国家。国民说:“我们向敌国宣战。”因为他们接受总统的代表性,所以和他一起承担宣战的后果。若是打败,是我们打败了。神派定了亚当作我们的代表,我们与他同气连枝,免不了承担他的过犯所引致的法理后果。换句话说,亚当自己招致的咒诅也伸延到全人类;“众人都犯了罪”所指的是刑责方面。

到了五章末,保罗概括地再论一章18节至三章20节所列每一个人的犯罪行为。到了下一章,他会更大规模地论到罪,但在此则以半人格化的笔法说:“罪……显多……罪作王叫人死”(5:20-21)。保罗说罪作王的比喻,显示我们与历代教会所谓的原罪,是人类无可规避的炎症。原罪始于第一位男人当初的抗命行动。保罗在第12节已经谈到他。他的不顺服使堕落了的人类完全受辖制。

罗马书的第三大段(6:1-8:39)则以称义的生活为焦点,保罗继续引伸罪作王而置人于死的比喻。他引用亲身的经验清楚说明神禁止人犯罪的律法,不单没有赋予人抵挡罪恶的力量,反而激发人去犯罪。结果,人终于明白自己是罪奴,一向如是(见罗7:7-13)。保罗足足用了第七章整章去分析神的律法如何界定、侦察、判决人的罪,只是在叫人得力抵挡罪恶方面毫无帮助。保罗所说的见证显然是从他作犹太人的经历,讲到他现在作基督徒的经历。

有关的经文还有许多,但由于篇幅所限,而且也没有必要,我们就此打住。圣经一清二楚地叫我们看见,天然的、未重生的人,活在世上就不断显露与生俱来背叛神的本能。我们现在可以总结一下。

福音信仰与罪

我们交代了原罪的意义,旨在证实福音信仰宣讲基督的福音时,对人类的看法乃是合乎纯正的基督教信仰。以下的观察结果是恰当的:

第一,无论是从圣经或神学立场看,福音信仰对人的看法是对的,我们坚持人生下来就背叛神,因为人承受了原罪,与生俱来就是这样。换句话说,显明人的堕落景况是正确的做法。我们反对一切淡化及美化人类罪性的立场。

第二,到目前为止,本文只能集中谈论堕落之人性的灵性病理学。对于神所造的一切美善或者加尔文所谓的“普及”恩典,完全未有提及。普及恩典所指的是神凭着他慈爱的护理工作,把罪的破坏力加以抑制,以致个人、社会、人生免于下滑到底。他叫人,不分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得着重要的文化才能,在艺术、文学、科学、科技、政治、学问、医学都有成就。一切的真善美,一切叫人趋于文明的,都是神所赐的。他以他奇妙的护理之功,在某程度上扭转了人性堕落的局面。他缔造了各种环境,纵然人心败坏,可能作出腐败似恶魔的事,世界仍不乏负责任的公民、黠慧忍耐的父母、爱好和平的统治者、天才横溢的艺术家,甚至是“好的异教徒”死心塌地的恪守不能救人的教条。借用巴斯噶的话,人是宇宙的光彩,也是宇宙的垃圾。垃圾的一面——惨无人道、恶迹昭彰、尔虞我诈、打家劫舍、高傲嫉妒等——只有原罪能够解释,即如我们所看见的。光彩的一面只有普及恩典可以解释。

第三,本文刻意回避了福音信仰内有关罪的歧见。但福音信仰对于人按着本性是堕落的,是毫无自救之力的,必须倚靠基督,是完全一致的。大家都承认需要称义与重生。前文只是笔者按自己所了解的论述福音信仰所同意的基本事实,文中所言亦为历代主流基督教所共信的。

第四,我们用了颇长篇幅论述人的罪,旨在证明福音对人的无助是真实的,以致我们愈多认识神和自己,就愈发谦卑。藉着神的作为和圣经认识神,我们也愈能将他与自己相比, 愈见距离之大,就愈有自知之明。倘若我们的脑海里所萦绕的是他的圣洁,载于律法之内、显于神审判的行动、见于他儿子成了肉身的生活,我们也愈觉察自己多么不洁。倘若我们的心常注视他在福音里救赎的大爱,我们也愈知道自己是多么缺乏爱心。正确的方法是这样,愈认识神叫我们愈降卑,因为我们会愈清楚看到自己的罪有多污秽。把罪看得愈清楚,愈晓得感戴我们主耶稣基督浩大的救恩。

罪这课题令人恶心。然而,这番讨论若叫我们俯首神前,承认神比我们更加认识我们,使我们谦卑下来,这番功夫就没有白费。倘若我们因此更依偎着基督,过着为救恩感谢赞美的生活,更忠心作他的门徒,令人难堪的讨论反要带领我们踏上改变生命的路途,享受满有喜乐的成果。祝愿读者们都有此经历。

讨论题目

  1. 圣经为罪所下的定义是什么?
  2. 我们的罪性怎样影响我们的思想和行为?
  3. 现代人如何掩饰罪的存在?
  4. 普及恩典是什么?
  5. 为什么认识了“坏消息”有助于明白耶稣基督的好消息?

==========

本文选自《同心坚信——21世纪福音礼赞》第二章。

WEB-08_Packer.JI

作者巴刻(J. I. Packer),著名的基督教神学家。他是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维真学院的教授,被公认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福音派领袖。他的神学思想深受其牛津大学教授C. S. Lewis影响。

著作等身,我们比较熟悉的有:

  • 认识神
  • 基督徒须知
  • 生命的重整
  • 字里藏珍
  • 活在圣灵中
  • 传福音与神的主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