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俞邬静珠女士

MeetMrs.Yu

在我心目中,我的母亲一生是比较特别的,由于我和她相处的时间最长,所以得到她的关爱也最多,曾有一位西教士是我母亲的好友,也是我们家庭中的常客,她对我母亲的处世为人最熟悉。她在中国服务四十年后回美国,用英文写了一本书Meet Mrs. Yu,称赞我母亲是传道人师母中的典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出版,我珍藏着一本,现在让我简略地谈谈我母亲的一生。

在贫苦中长大的乡下女子

我的母亲是浙江省奉化西邬镇人,七岁时经过说媒介绍许配给我父亲,但数月后我母亲的父亲忽然去世,遗下寡妇孤儿,她和一个弟弟。外婆因悲伤过度,经常哭泣,再加上眼疾,不到三年光景,两眼就几乎失明了。这时养家的责任就落在母亲的肩上。按照乡下的规矩,女孩子在十六岁就出嫁,现在十二年已过去了,男家迟迟不提出婚事。两村距离不远,不久有消息传来说父亲已去了大城市“吃”了洋教了。母亲从小就虔诚拜菩萨的,因此她常去庙里烧香拜菩萨,惟求神明保佑。翌年,父亲在祖父的催促下终于回乡和母亲成亲。开始时,母亲心中未免胆颤心惊因为父亲已吃了洋教,然而两年后当父亲要她带着大姊一起去苏州时,她凭着像路得那样的纯朴信心“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顺服地离乡别井,跟随父亲走上新的路程。

婚后在新环境中追求真理

在新环境里,母亲发觉样样事情都是陌生的。她看见那里的妇女都不缠足,她们会唱诗、祷告,有的会上台讲话,而自己很拘束只好默默无声地坐着、听着。她懂的道理很少,后来她受洗信教,一个原因是因丈夫信教她也应当信教。然而她有一颗敬畏上帝的心,她明白原来她拜的菩萨是泥塑木雕的,现在已找到了一位又活又真的独一真神。此后不久,她参加了一次奋兴会,那晚的讲题是“罪”。开始听时她有些反感,心想牧师讲的与她无关,她从来没有做过坏事,一直是循规蹈矩的,她没有罪。但当牧师讲到“人人心里有看不见的罪”时,圣灵亲自动工,使她受到感动。忽然间她内心的骄傲、嫉妒、怨恨、贪心都暴露在她眼前。同时她好像看到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为她流出宝血,于是她跪下痛哭流涕地出声祷告说:“主耶稣啊,我是个罪人,求你赦免我的罪。”祷告后她心中有了喜乐平安。以上所述的重生经验是母亲讲给她的好友听的。

母亲有追求真理的决心,她要识字读圣经。由于孩子们一直在增加,白天家务繁重,所以要等到孩子们都安睡后,她就在深夜里,在暗淡的煤油灯下,逐字逐句地念圣经,先从圣经单张开始,然后读四福音,读新约全书、诗篇、箴言,最后读旧约。遇到生字她作了记号等父亲有空时教她,后来也叫长女们教她,终于用了十年光景把全部圣经读完一遍。上帝给她知识和智能的恩赐,使她不单单识了字,并且明白圣经中的道理。后来她能用圣经中的故事教训子女们,还能大胆地向别人传福音,她读经的过程也是她灵性成长的过程。

曾和政界名人同台演讲

母亲不懂得什么叫做“儿童心理学”,她凭着从上帝那里得到的智慧培养我们长大作人。我们很小的时候她就教导我们要敬畏上帝,教我们背经句、唱赞美诗和祷告。她所教我们的祷告诗歌至今记忆犹新:“明朝会、明朝会,但愿耶稣祝福你。听道理,勿忘记,要牢记心里。睡在床上做祷告,一切罪孽全饶赦。用诚心,主会救,会救你到底。”我们姊妹兄弟众多,共十二人,都是母亲亲自哺育养大的。她教导我们要彼此相爱、互相关怀、互相谦让,共同分担责任。原来一切家务都由母亲一人打理,等我们长大后,她就分配给我们一些家务。记得我四姊是负责擦玻璃灯罩的,那时候还没有电灯,我们用煤油灯照明,每盏灯有一个玻璃灯罩,形状像个葫芦,煤油的烟往往会使灯罩蒙上一层黑色影响照明度,因此必须每天把它们擦干净。当时不像今天有洗洁精等方便的洗涤工具,只能用一根竹筷,一头用棉花布扎成球形,蘸上肥皂水,插入罩内把它洗干净。有一次,四姊不慎接连擦碎了两只灯罩,吓得她不敢再擦了,可是母亲一点也不责怪她反而鼓励她再擦,并耐心地教她怎样掌握擦的技巧,她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来树立四姊的自信心。每当我们做错了事,母亲从来没有大声骂过我们,总是循循善诱地帮助我们改正错误,引导我们走上正路。母亲那种积极性的教育方法,帮助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怎样勇于面对失败,正视困难,敢于负担责任而勇往直前。

大概在五四运动后的一两年,那时我在湖州读中学。有一次我们都去参加一次演讲会,有两位讲员,一位是当时著名人士戴季陶先生,另一位是从未受过教育的家庭妇女——我的母亲。前者所讲的题目是“合作社”,在当时是一个非常新颖的名词。他所讲的内容对听众来说是一知半解。母亲的讲题是“家庭教育”。她用实际的经验,极普通的谈吐,说明了基督教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她的讲话获得了热烈的掌声。

甘愿受苦支持丈夫当传道

母亲常常说,一个牧师师母有责任帮助自己的丈夫专心为主作工,她这样说,自己也这样做。下面一段往年历史是母亲亲口讲给我们听的:“当你们父亲辞去教师之职奉献做传道时,薪水很少,每月只有十二元大洋,一家六口,有时还要寄钱给乡下的祖父,钱常不够用。我想赚些钱来贴补家用,正好附近有一个书庄需要人订书。那时的书都是线装本,于是我从书庄里拿回书来装订,每晚可订二三百本,最多订过五百本。虽然每次的报酬只有几分钱但也不无小补,使你们父亲不必为柴米问题而分心。”

又学会脱臼接骨的本领

母亲把传福音看作自己应尽的本分,一有机会就向人们传福音。我的母亲有上臼的本领,这是她从经验中学到的。记得我们住在无锡时,我有两个弟弟,一个六岁,一个四岁,都非常好动贪玩,喜欢爬高落下,偶一不慎,不是手腕骨就是脚踝骨会脱臼,每次母亲总得请跌打师傅来为他们上臼,上臼时师傅常叫母亲做帮手,经过数次的观察,有一次母亲尝试自己为幼弟上臼,果然成功了。熟练生技巧,不久教友们的子女也请她去上臼了。很快消息传开说耶稣堂里的师母会上臼,母亲感到这是传福音的好机会,所以乐意地为他们服务。更想不到这个本领在十多年后竟然会用在她自己身上,再一次为主作见证。事情发生在上海,有一天母亲坐了人力车去沪西探望我的二姊和新生的外孙,离目的地还有两条马路时,忽然有一辆汽车从一所大洋房门口驶出,车夫没有料到,连忙来个急杀车,自己跪倒在地,母亲却从车上跌落下来,她急忙用左臂撑住全身。当有人把她扶起来时,她发觉左臂自肘到手不能动弹了,原来已脱臼了。当时母亲非常镇静并向围观的人们说:“我知道我的左臂已脱了臼,我会上臼的,谁肯帮我把手臂拉直?”大家都面面相观。母亲再说:“请相信我的话,我是信耶稣的。”终于有一位青年敢于站出来,母亲指点他怎样做,然后她下垂的下肢对准上肢一推,上进了。后来到红十字会医院,医生用X光检查时发现手臂已完全上臼。医生还说,如果不及时上臼就需要进行手术呢。

把重病青年接待来家护理

现在让我再回过去谈谈在无锡时母亲爱心的见证:母亲时常去访问邻近的居民,有一位曾来参加过慕道班的青年忽然患了重病,母亲去他家时,他母亲哭哭啼啼地告诉母亲说,看了郎中,吃了中药,病势越来越重了。母亲看到他们居住的环境较差,还有几个弟妹,于是又决然叫人把病人抬到家里,让他睡在客厅内,亲自护理他。那时我们家里还有四个孩子,母亲也不大懂得卫生常识,所以除了禁止孩子们与病人接触外,她凭爱心、信心和祈祷,竟然使这位青年获得痊愈。后来这一家人全家归主,而该青年也奉献作传道,作为一位非常得力的牧师。更奇妙的,他的妹妹后来也献身做女传道,上帝赐她有讲道的恩赐,至今虽已八十多岁,有时还在上海景灵堂讲道呢。

母亲非常爱护年轻的传道人,父亲任湖州教区长时常有青年牧师们来我家,受到母亲的热心招待和关怀。记得有一位姓章的年轻牧师告诉母亲说,他的未婚妻是家里的童养媳,他应该怎么办。母亲回想到自己的过去,于是劝勉他说:“你应该让她受教育,以后再和她结婚。我们愿意帮助你,让她先来住在我们的家里。”言教不如身教,不久她学会了不少家务事,同时母亲也教她识字读圣经。后来母亲就送她到圣经学校读完了四年的课程,结婚后她作为一位贤惠的妻子,也生了四个儿子并和我的兄弟们同名。

常听人说牧师师母和女传道合不来,然而母亲却不然,无论到那里,她和任何一位女传道都相亲如姊妹,和她们一起参加聚会,进行探访。母亲也亲自培养过两位女传道,从领导她们认识上帝、相信主耶稣开始一直到送她们进圣经学校,毕业后为主作工。母亲时常想到有不少牧师师母像她一样从未受过教育,因此当她被选为女传道委员会的委员后,她提出了一项别开生面的建议,就是召开一次牧师师母的聚会。她强调教会为牧师传道们、成年教友们、青年和儿童们都举办各种的聚会,却忽略了牧师师母这个环节。经过她几次的要求,终于一九二九年在苏州召开了第一次的聚会。各教区的牧师师母差不多都来参加,有的带着孩子们一起来。聚会的内容很丰富,有查经、讲圣经故事、唱诗、学手艺、户外游戏、和由母亲主领的培灵会。这次的聚会使不少牧师师母大开眼界并得到灵性上的培养。

挤公车传福音的妇人

当我们子女都已成家立业之后,母亲觉得她能有更多的时间为主传福音了。她几乎每天下午不是参加聚会或领聚会,就是做探访的工作。记得在抗战期间住在租界里的人有数百万,因此交通工具总是挤满了人。有一位开公共汽车的司机经常看到母亲挤上他的车,所以有一次他问母亲:“老太太,你做什么事的,为什么不管天气好坏都要出来啊?”母亲微笑着回答他:“我为主耶稣做事的,我传福音救人的灵魂。”什么力量使她能坚持为主作工呢?这和她的读经、祈祷生活分不开的。每天清晨她读经祈祷一至二小时。她祷告的内容和范围越来越广,先为全世界,为自己的国家,教会及信徒们,然后逐个为自己的子女们祈求。

母亲爱唱歌,她背得出数十首,我们经常听见她唱的诗歌有:“要倚靠主,专心靠主,在一切事上要认定主,祂必指引你的路。”“主耶稣是我灵魂的避难所,我靠着主而得平安”“耶稣领我,亲手领我,我愿为主忠心仆人,因蒙恩主亲手领我”“荣耀归主名”等。

母亲的一生并不一直是风平浪静的,她曾经历过艰难、挫折和忧伤(四个女儿因病去世),然而她倚靠主、跟随主、赞美主、荣耀主,胜利地走完她在世八十五年的路程回到天家,永享安息。愿荣耀和颂赞都归于主的圣名!

– 全文完 –

  • 本文选自见证云集·第一集,作者梁俞秀乐,特此鸣谢!
  • 文中提到的作者的父亲为俞止斋先生,俞止斋于1875年出生于浙江奉化乡村。其父在村里开店,但因嗜睹,家道并不丰裕。俞家有五个儿子,俞止斋最小。年少时,他被送往苏州基督教博习书院读书,在接受西式教育的同时,也接受了基督教信仰,成为俞家唯一的基督徒。更多介绍,参见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

MeetMrsYu Meet Mrs. Yu内页 Meet Mrs. Yu介绍页 Meet Mrs. Yu目录页一 Meet Mrs. Yu目录页二 Meet Mrs. Yu第一章 Meet Mrs. Yu尾声 俞师母

  • 文中提到的我母亲的一位西教士好友(Mary Culler White,中文名:明美丽),用英文写的一本书Meet Mrs. Yu: The true story of an outstanding Chinese Christian(可在线阅读,书影如上前七图),中文版书名为《俞师母: 一位出众的中国女信徒传记》(封面如上末图),由香港循道卫理联合教会文字事工委员会出版,梁俞秀乐翻译。

2 thoughts on “我的母亲——俞邬静珠女士

  1. 王金康牧师(湖州南浔)说道:

    俞止斋老牧师是我们南浔教区的第二任教区长,我们深深怀念他,也希望能与他的后人认识,续写好教会历史,本人联系电话13867284884QQ923858231微信名康康

  2. 侯磊说道:

    我的姨公(姨姥爷)的母亲是俞秀霭女士,是北京基督教女青年会的会长,应该是俞沚斋先生的二女儿。我有点算不过来了。俞先生应该是我外婆的妹夫的外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