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中上帝的工作

Francis Collins official portrait

Francis Collins

编者按:弗兰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现任美国NIH人类基因研究所所长,基因工程资深研究员,主持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工作。在美国《科学》等杂志上发表多篇世界一流的学术论文,其研究方向为人类疾病导致基因的功能和机理。被誉称为“基督徒教授”。本文是George Liles对他的采访报导,刊登于“MD”1992年3月号,由胡健安教授推荐,并在翻译过程中提供许多帮助,特此致谢。译文中个别章节有删节。

漫步在美国生物医学研究机构的长廊中,你似乎不可能遇到上帝。对那些实验生物学者来说,论证上帝的题目似乎与他们毫无关联,几乎无人问津。分子遗传学家们认为,进化论的生物观已经提供了对生命的最满意的解释,超自然的解释是多余的。传统信仰(基督教)只是那些只去教会、不动脑子的人的选择。生物研究界中许多人都相信这样的假设。

弗兰西斯·柯林斯则认为这样的观点毫无逻辑。柯林斯是密西根大学医学院内科和人类遗传学教授,Howard Hughes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全美人类基因库中心的负责人,是cystic fibrosis基因和neurofibromatosis基因的发现者。同时,他自己宣称,他是一个相信圣经的基督徒。

Continue reading

基督徒怎样看同性恋?

圣经是神爱世人的故事。神爱世人,不论种族、肤色、出身、性倾向。本章所讨论的课题,有人会感到不自在,但我要强调的是:耶稣来到世间,非为定世人的罪,而为拯救世人(约3:17),教会因此要关怀体谅那些同性恋倾向困扰的人,让他们知道神爱他们。

一九四八年,金西(Alfred C.kinsey)以美国男人为研究对象,写成《男人的性行为》(Sexual Bebavior in the Human Male)一书,声称百分之四的男人是纯粹同性恋者;一成男人在生命某段时期(可能长达三年)是同性恋者;此外,三成七的男人在少年至老年期间有过同性恋行为。后来金西的研究结果不知怎的遭人以讹传讹,最后竟令美国普罗大众相信:每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同性恋者。

可是事实胜于雄辩。一九九三年,英国文书局(HMSO)出版的全英性行为与爱滋病调查报告显示:只有百分之六的男被访者曾与同性有过性接触;百分之三点六曾与同性肛交(而这些人当中,有三分二也曾与女人交媾)。至于女被访者,有同性恋行为的比例微不足道。

此外,近年另一项在美国进行的调查也反驳了金西调查的结果。这项调查由格特马切尔中心(Alan Guttmacher Institute)负责执行,是金西调查发表后在美国进行最具规模关乎男人性行为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只有百分之一的美国男人觉得自己是纯粹同性恋者,百分之二声称曾经与同性有性接触。上述调查表明同性恋行为的普遍程度,实在远低于普罗大众的估计——话虽如此,同性恋者仍旧为数不少,值得基督徒正视他们的存在,我们更要探究神怎样看同性恋这回事。

Continue reading

婚前性行为有何不妥?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世人的性观念起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自从“性革命”(sex revolution)爆发以来,越来越多挑逗男女性欲的事物在市面涌现,并充斥电影、电视、广告、通俗杂志——且以通俗杂志为例,销售架最显眼的位置固然与“性”有关,就连不那么显眼的位置,也是一些教导你“性事百科,还有更多……”的读(毒?)物。一言以蔽之,性爱是现代人膜拜的图腾。

一个危险警报却也同时响起:婚姻与家庭都面临前所未见的危机。一百年前,英国每年离婚数字是两百宗,一九八七年已增加到十五万零一千宗,而离婚率则接近五成。官方资料(如:法律援助数字、经济援助数字)显示:每年因婚姻破裂所造成的财务损失高达二十亿英镑,而对人心灵所造成的创伤,就无从估计了。

Continue reading

孩子,我希望可以这样爱你!

我亲爱的孩子:

自从你懂事开始,我便怀着战兢的心情,负上作为你母亲的责任。对不起,我得坦白告诉你,我在带你进入这个世界之前,还没有充份地准备好自己做一个好母亲。不过,以下是我反复思量的一些想法,或许,将来你长大成人之后,我会和你分享这些想法,到时候再让你来评分吧!

人生准备的训练

近来,我在辅导工作中,重复地见到和听到一些没有长大的成年人的故事,他们怕事、畏缩、宁愿继续享受母亲的照顾和荫庇,不敢步入社会。有高大的中学 生仍要母亲预备早餐放在桌上,洗澡完毕要母亲清理浴室,做功课仍是母亲的事,心情不好的时候母亲要忍受他莫明的怒气,并安抚他的情绪!另有廿多岁的成年人 待业在家,害怕面对外面的世界,既不能认真地做完一件事情,更不能谈负担工作上的责任。孩子,我不想你变成这样一个不能独立生存、永远长不大的婴儿!我想 起多年前看过的一套电影“狮子与我”。一对夫妇,收养了一只可爱的小狮子,对牠呵护备至,直至小狮子愈长愈大,他们突然领悟到,狮子不可能永远住在他们家 里,牠要建立牠自己的生活,找牠的伴侣。但是,小狮从来没有学习独立生存,没有经过母狮的训练示范,也没有学过觅食的方法。后来这对夫妇终于忍痛把牠放回 森林。每天暗中跟着牠的行踪,难过地见到牠饿至瘦骨嶙峋,不懂觅食弄至遍体鳞伤。我有责任让你从小在我们的支持和教导之下,逐步在每天的生活中慢慢学习, 从点点滴滴的小片段、小经验中,体会如何独立面对人生。

Continue reading

他是谁?

12月25日,最寒冷的日子,可我们的心里却是最火热的。

两千年前的今天,遥远的伯利恒,一家客店的马槽里,有一位婴孩降生了。每一个人来到世上都是啼哭着的,这位婴孩降生时也必定是伴着嘹亮的哭声。但是魔鬼的宫殿在这哭声中颤动着,摇摇欲坠了……

没有人在出生前就被人纪念,然而他的到来却在几百年前就被预言了;没有人在出生前就知道自己的结局,然而他尚未降世以先就看见自己一生的道路;没有人来到世上只为他人,然而他是,且是为了全人类;没有人出生是为了受死,然而他是,且死在十字苦架上。

古往今来,大浪淘沙,能名垂青史铭刻人心且使人万世缅忆的人何曾有之?!世事纷纭,拥拥攘攘,能带来和平佳音快慰人心且延泽永世的事件又何曾有之?!

有多少人是人的样式,却想成为上帝的形像;可他本有上帝的形像,却取了人的样式。于是在这一天,一件极其平常却又极其奇妙的事发生了;于是在这一天,历史顿了顿脚,开始转弯了。

他降生了!

那是谁呢?——一些人惊问……

Continue reading

其他宗教又如何?

我们总觉得基督教在英国已是日渐式微,换言之,英国已变成多元化的社会,其它宗教的势力日益鼎盛——可是事实胜于雄辩:按照调查所得,信奉“其它宗教”的英国人不足百分之三,却有一成英国人信奉基督教;在其余“没有信仰”的英国人当中,若要他们选择入教,有八成表示会选“基督教”。

基督教是当世最大的“宗教”。按照《大英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Britannica)资料,全世界有十七亿基督教徒(约占全球人口三分之一),八亿八千万伊斯兰教徒,六亿六千万印度教徒,三亿一千万佛教徒,其它较小规模的宗教包括:犹太教、锡克教、巴哈依教等等,无神论者只占全球人口不足百分之五。

虽然基督教是“大教”,基督徒却不可无视其它宗教信仰的存在。现代社会资讯发达,我们从电视、收音机总或多或少听闻其它宗教的事,在学校、办公室、市集、街头,也会碰到信奉其它宗教的人。我们迟早要问自己、或接受别人询问:“基督徒对其它宗教信仰有什么看法?”

Continue reading

科学与基督教信仰抵触吗?

对大众传媒来说,“冲突”是最有新闻价值的元素,因此大众传媒最喜欢把科学与基督教信仰描述为死对头,他们相信这样的描述有两大依据:

一、参看基督教历史,教会不止一次公开驳斥科学研究成果。十七世纪意大利天文学家伽俐略(Galileo Galilei, 1564-1642)证实行星绕着太阳旋转,不料会触犯罗马教廷,结果被宗教法庭裁定为异端。伽俐略临终前八年光阴,都在软禁中度过。

教会逼迫科学家的事,不仅发生在十七世纪。一九二五年,美国田纳西州中学教员斯科普斯(John Thomas Scopes)因在学校讲授进化论而被州政府拘控,结果被判罚款一百元。斯科普斯后来上诉得直,可是上诉得直的理由,是上诉庭认为斯科普斯被判的罚款金额过高。

二、很多人以为随着科学研究发展,人类根本不用再相信神,也可以解答一切疑难,宗教因此成为明日黄花。又有人以为近代科学定理与圣经教导必然抵触,譬如说,近代科学“证明”神迹是没有可能发生的,因此圣经记载的神迹必属虚构。又有人说按照进化论的说法,创世纪第一章所记的事根本不可能发生。英国生物学家、不可知论者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 1825-1895)说:“人若接纳进化论的观点,就不可能再相信圣经。”

在本章我们要看科学与基督教信仰的关系,尤其要检视“近代科学定理”与基督教信仰有否抵触。

Continue reading

俨静的微声

一、“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

1998年新年过后不久,我在加州接到朋友从外州打来的电话,他说加拿大有两位朋友想要创办一份杂志,想请我参与,并请我负责其文艺部分。我答应了。他说98年底就要创刊。但我却觉得不是“那时候”。

98年夏,我从神学院念完了基督教研究课程,我为前面的事奉祷告,我里面依然有清楚的感动要创办一份刊物,但却依然觉得不是“那时候”。

我在读圣经的时候,神借助路加福音提醒我:

“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路加福音24:49)

于是,我就等候了。

Continue reading

爱的真谛

恋爱的时候,我们享受爱,而真认识爱是从做母亲开始的。虽然有许多女人惊心动魄地描述过产痛,可是却有更多的女人安详地带着凯旋的心情去迎接它。哦,那简直是一场生命诞生的圣战呢,出征的时候,母亲张开了希望的帆,虽然狂风呼啸而来,母亲喘息着,挣扎着,拼死也不放弃她的帆。许多时候,帆会被风扯碎,可怜的母亲会像一片被打碎的舢板在狂风巨浪中被抛来抛去,那黑暗和痛楚是何等的大啊,甚至母亲会忘记了那时刻的意义,她只盼望那时刻的过去,哪怕以死交换。

我从来没有想过迎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原来需要经过如此黑暗的前奏——母亲带着伤,流着血,孤独地越过死河。但爱就是这样开始的!爱必须负伤流血越过死亡河才知道自己是否有力量去拥抱生命。

所以,上帝没让女人在葡萄树底下像摘果子一样摘下一个孩子,上帝让女人经过死荫地,就像让他的儿子走过各各他。上帝只把生命交托在入死出生的爱里。

那么,你如何诠释这爱呢?

Continue reading